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沼山网>财经>文章
机构做空,生物科技企业“渡劫”
发表日期:2019-11-29 11:12:31| 来源 :沼山网 | 点击数:3660 次
本文摘要:面对机构的做空,上述两家公司都及时做出回应,后续股价逐步迎来反转。2018年9月27日,一家不知名的做空机构阎火研究发布沽空报告,指责金斯瑞生物科技数据涉嫌造假。当天,金斯瑞生物科技盘中股价一度暴跌超

9月底的一天,在北京和06160.hk广州工厂项目第一阶段的竣工仪式上,公司创始人之一王晓东看起来很放松。在开场白中,他回忆起九年前与搭档玉兰强建立关系的初衷,甚至与搭档开玩笑说最近有一个叫“王小强”的男人。我想知道他是不是指“玉兰强”。三周前,当王晓东在资本市场遭遇卖空时,他几乎没有松一口气。

9月5日,一家名为“米基黄金”的卖空者质疑该公司夸大的销售收入、广州工厂的不合理设立、关联交易的存在以及向“王小强”转移利益。做空机构的意外“攻击”导致百济深州在纳斯达克和香港证券交易所的股票立即暴跌。这是继去年9月金斯利生物技术公司(01548.hk)之后,中国大陆第二家被机构卖空的生物技术公司。

面对机构卖空行为,上述两家公司都及时做出反应,随后股价逐渐反转。然而,该行业认为,这也给生物技术公司带来了一个警告,即做空并不可怕,但前提是公司的行为符合合规性,相关临床研究数据能够经受住考验。

一个接一个被阻止

在制药公司中,百济神州号称有许多“星环”。它是2016年作为中国内地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第一家生物技术公司。它有一个明星执行团队,比如公司创始人之一的王晓东,是美国科学院和中国科学院的院士。吴肖斌,该公司在中国的总经理和总裁,曾是辉瑞公司在中国的总裁,“宇宙大制药公司”。该公司在2018年的研发支出为46亿元,远远超过中国其他创新制药公司。

9月5日,在针对百济神州的成年礼黄金卖空报告发布后,资本市场迅速受到“血腥袭击”。在9月5日和9月6日的短短两天里,纳斯达克和深州百济的香港股票下跌了12%以上。

9月6日,百济神州发布公告,谴责这份简短的报告是捏造的。随后,9月9日上午7点,百济神州召开投资者电话会议,驳斥卖空报告中有关该公司60%销售膨胀、相关利益转移、研发成本失控的所有指控。

百济广州工厂也是米基金质疑的焦点。米哈伊尔认为,百济神州在pd-1产品tillizumab获准上市之前建厂是一种不计后果的资本支出。百济神州广州工厂于2017年3月奠基,总投资超过23亿元。项目第一阶段于9月27日完成,历时两年,生产能力达到8000升。

在接受第一财经等媒体采访时,王晓东回应称,提前设立广州工厂的风险是可控的。该公司的tillizumab是pd-1,首次在中国引入临床实践。当该公司在广州建立工厂时,全世界成千上万的人使用了这种产品,并显示出良好的疗效。成品没有问题。但工厂建成后不能立即投产,需要进行一系列测试、试生产和质量检验,包括药品的质量保证期。生产的药物不能立即使用,需要储存一段时间。早日建厂有利于解决pd-1等广谱抗癌药后续产能受限的问题。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米老鼠做空暂时还不算成功。一年前的这个时候,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的金斯利生物技术公司也有过类似的短暂经历。

2018年9月27日,不知名的卖空者霍焰发布卖空报告,指控金斯利涉嫌伪造生物技术数据。做空机构正试图阻止金斯利生物科技的子公司南京联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想”)开发的多发性骨髓瘤car-t技术。联想生物科技也是该行业的明星汽车t公司之一。同一天,金斯利生物科技的股价暴跌40%以上,市值瞬间蒸发150亿港元。对卖空报告的质疑主要集中在三点:第一,传说中的生物汽车t技术的来源;其次,传奇生物学的测试过程极具挑战性。中国gmp工厂建设进度远低于预期,目前还无法在中国进行正式的临床试验。第三,asco上发表的临床数据存在问题。2018年9月28日,金斯利科技发布公告反击这份简短的报告。最终,霍焰的卖空交易失败了。自2018年9月28日以来,金斯利生物技术二级市场的股价上涨了近30%。

做空可能成为常态

在成熟的资本市场中,卖空被视为一种真正的价值发现机制。当股价出现泡沫时,卖空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抑制泡沫,但需要防止的是恶意卖空。

无论是在美国股市还是在香港市场,中国内地企业做空的情况并不少见。例如,2012年前后,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内地企业经常陷入卖空危机。做空机构通常主要质疑目标公司财务数据的伪造。早期做空公司的关键在于它们不规则的财务数据。暴露的“蛋壳裂缝”吸引了美国卖空基金、律师和其他人在遏制中合作,从而通过“狩猎”获利。近年来,由于中国大陆企业自身治理和应对危机能力的提高,机构卖空的成功案例越来越少。在中国香港,卖空也是市场的一部分。除了因基本面不利和对冲等原因卖空之外,香港股票的卖空往往与涉嫌金融欺诈有关。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中国医药创新和研究环境的改善以及资本市场的帮助,特别是自2018年4月以来,香港证券交易所(Hong Kong Stock Exchange)发布了一项新的上市政策,为无收入生物技术企业“打开”上市大门,这也吸引了越来越多来自内地的生物技术企业上市融资。中国大陆生物技术企业的崛起也引起了市场各方的关注。新药研发本身充满了巨大的不确定性。此外,我国创新药物研发仍处于起步阶段,各方面的配套体系亟待完善。在某种程度上,这会给卖空者一个新的“机会”吗?

在第四届中国医药创新与投资大会上,圆明资本的创始合伙人田原在接受《第一财经新闻》独家采访时表示,卖空是美国等成熟市场的常态。如果一些公司不能遵循临床研究数据中的规则,并且高估了估值,卖空者将被触发质疑和攻击。对于那些经不起考验的公司来说,股价估值很容易被压低。那些经受住了考验的公司将会重新估值。

“优秀的公司不怕卖空,卖空机制可以在资本市场发挥积极作用。对中国资本市场香港来说,卖空不一定是坏事,市场也需要经历这个阶段。在我看来,卖空者对中国大陆知名生物制药公司的攻击将成为未来的常态。这反过来也会给上市生物技术公司发出警告,也就是说,要做到合规,相关的临床研究数据应该经得起考验。”田原说。

摩根大通全球投资银行(jp Morgan Chase Global Investment Bank)中国区负责人黄国彬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从机制角度来看,做空是一个很好的机制,在市场上对粉饰基本面的公司进行惩罚是必要的。然而,做空并不总是对的。这可能是由于错误的判断或恶意做空。

“生物技术公司在美国和欧洲市场做空是正常的,中国香港可能会看到越来越多的公司做空。从投资角度来看,卖空往往发生在经济周期的下行阶段,因为在这样的背景下,负面消息容易被放大,卖空机构更有利可图。对于企业来说,首先,他们应该诚实守信,不粉饰业绩。与此同时,企业应该善于与机构沟通,让外界充分了解企业,这样,面对恶意做空,企业才能更有信心,获得更多认可。”根据黄国彬的说法。

黑龙江十一选五投注 pk10开奖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 江苏快3购买

(责任编辑:admin)
猜你喜欢